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七星彩15121号码预测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初等教育論文 -> 文章內容

全球普及初等教育:任重道遠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7月04日 08:17:01

  2000年9月,在聯合國千年首腦會議上,聯合國191個成員國一致通過一項旨在消除饑餓、貧窮、文盲、疾病、環境惡化、對婦女的歧視等問題的八項行動目標,統稱為“千年發展目標”,即“聯合國千年計劃”(MillenniumDevelopmentGoals,以下簡稱“千年計劃”)。“千年計劃”中有一項重要目標就是普及初等教育:到2015年,確保不論男童或女童都能完成全部初等教育課程。


  今年是“千年計劃”的收官之年,這一目標是否已經實現?在實現過程中有何困難亟待解決?這些都值得我們了解并持續關注。


  初等教育即小學教育,或稱基礎教育,即年齡在6―12歲的兒童接受的第一階段的學校教育。這一階段主要傳授兒童基本的文化知識和社會生活最基礎的技能。初等教育的質量不僅是人一生發展的寶貴基礎,而且對國家的長期持續發展、對整個國民素質的提高、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都具有著深遠的影響。因此,當今世界各國一般都將其規定為義務教育,盡力保障國民都能接受這個階段的教育。


  漫長的歷程


  初等教育的發展走過了一個漫長的歷程。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時期都有各自的初等教育,如歐洲中世紀的教區學校、城市學校、拉丁學校,中國漢代的“書館”、元代的“社學”、明清時代的“家塾”“學館”“義塾”等。


  隨著社會生產力和科學技術的發展,特別是資本主義生產關系的萌芽與形成,普及初等教育的思想首先在歐洲產生。世界上最早提出普及6年初等教育思想的是17世紀捷克教育家J.A.夸美紐斯。1619年,德意志魏瑪公國公布的學校法令規定,父母應送其6―12歲子女入學,否則政府將強迫其履行義務,這被看做是正式實施義務教育的發端。隨后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相繼通過立法的形式(頒布義務教育法)推行和確立初等教育義務教育制度,逐漸建立和形成了現代教育制度,走上規范化、制度化的發展道路。1870年英國國會正式頒布《初等教育法》;德國于1872年頒布《普通學校法》;法國是最先提出初等教育免費的國家,1881年頒布《費里法》;日本于1872年頒布《學制》,后又于1886年頒布《小學校令》;美國的初等義務教育以1852年馬薩諸塞州的立法為先導,相繼在全國推廣開來。


  20世紀初,各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基本完成了普及初等教育的任務,他們的成果與經驗極大地推動了世界普及初等教育運動的發展。世界各國初等教育的年限大多為4―6年,個別的為3年或4年(蘇聯、民主德國等)、7年(泰國等)或8年(美國的部分州等),還有的把幼兒教育年限包括在內(英國等)。


  然而,放眼全球,歷經近400年的發展,世界各國(特別是亞、非、拉發展中國家)普及初等教育的現狀并不樂觀,道路依然艱難。


  艱難的努力


  發達國家普及初等教育的成就與經驗產生了很好的示范效應,世界其他國家紛紛學習借鑒。自2000年“聯合國千年計劃”簽訂以來,世界各國政府、社會和國際組織共同努力,在普及初等教育方面取得了突出進展。一般說來,一個國家的初等教育普及程度主要通過適齡兒童的入學率、男女兒童入學率比、教師與學生人數比和接受教育的質量等來衡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5年4月9日發布的《全民教育全球監測報告》顯示:到2015年為止,青少年和兒童輟學的人數相比2000年下降了一半,全球約有3400多萬兒童因“千年計劃”的實施而重新上學。到2010年發展中國家初等教育的入學率達到90%。男女性別差異在教育上的不公正待遇也得到了很大改善。各國政府響應“千年計劃”號召,通過實施各項措施,加大教育投資,注重小學教師的培養培訓,提高學校師生比,盡可能減少輟學現象,保證更多適齡兒童入學,接受政府承諾的教育。


  在取得如此多進步的同時,我們仍然面臨著諸多殘酷的現實:


  首先,高輟學率是初等教育普及的主要障礙。而目前全球仍有5800萬輟學兒童,大約1億兒童不能完成初等教育。貧窮、性別以及居住地成為兒童失學的關鍵因素。最貧困地區失學兒童的人數是最發達地區失學兒童的4倍之多;在發展中地區,每四名小學生就有一名以上有可能退學;全球有7.81億成年人和1.26億青少年缺乏基本的讀寫能力,其中60%以上為女性。由此可見,各國教育發展極其不平衡,教育的不公平性不斷增大。


  其次,受戰爭和武裝沖突影響地區的兒童、貧困農村家庭女童以及殘疾兒童更可能失學。在5800萬失學的小學適齡兒童中,有一半居住在受沖突影響的地區。撒哈拉以南非洲有44%這樣的兒童,南亞約有19%,西亞和北非有14%。比如,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受沖突影響的北基伍省,2010年最貧困家庭小學適齡兒童中幾乎二分之一從未上過學;在伊拉克受沖突影響的納賈夫省,2011年最貧困家庭的小學適齡兒童有27%從未上過學。在最貧困家庭,女孩比男孩更容易被排斥在教育之外,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洋洲、西亞和北非,對女童的普及教育仍處于明顯劣勢。包括殘疾兒童在內的弱勢兒童也面臨威脅。全納教育(inclusiveeducation,一種新的教育理念和教育過程,即容納所有學生,沒有排斥,沒有歧視,沒有分類)需要更多地關注殘疾兒童以及那些更廣泛意義上被邊緣化的或弱勢的兒童。


  此外,援助的下降對最貧窮國家的教育構成威脅。捐助國對教育的援助從2002年起穩步增長,2010年達到高峰,此后便開始下滑。


  因此,千年發展目標的最終實現情況,不能僅僅依據發達國家初等教育普及水平或者世界平均水平而定,更多應考慮亞、非、拉的發展中國家,他們普及初等教育的狀況更具普遍性與代表性。


  (一)飛速發展的拉丁美洲初等教育


  拉丁美洲盡管都是發展中國家,但教育發展總體進步很快,初等教育普及程度高,不存在嚴重的教育不公平問題。2011年拉丁美洲多數國家凈入學率都在90%左右,高于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像古巴、阿根廷、委內瑞拉和智利等都是教育普及程度很高的國家。但是拉丁美洲的教育質量存在地域差異,仍有一部分國家教育發展緩慢,教育基礎薄弱,如巴西、圭亞那、巴拉圭等。巴西是拉美大國,基礎教育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之前積貧積弱,其發展最大癥結就是貧富差距懸殊,地域發展不均衡。教育投入少、低普及率、高文盲率、高留級率、教師素質低等問題交織在一起,嚴重制約著巴西初等教育的發展。巴西新政府上臺后,開始實施把基礎教育置于優先發展地位的政策。為了解決貧困家庭兒童入學問題、教育評價標準問題、教師培訓問題、教育技術革新等問題,政府先后啟動了助學金計劃,建立了國家基礎教育評價體系,設立了“基礎教育發展與教師專業發展基金”。一系列舉措使巴西基礎教育在較短時間內發生了革命性變化,兒童入學機會大大增加,入學率提高,地區發展不均衡狀況顯著改善――來自最貧困家庭的兒童有95%入學就讀,最富裕家庭的兒童有99%的入學率,貧困和富裕家庭兒童入學率差距由1992年的23%下降到2003年的4%。巴西義務教育普及率高達97%,文盲率也顯著下降。


  (二)潛力巨大的亞洲初等教育


  亞洲是面積最大、人口最多的洲,居住著世界上60%的人口。教育是將人口負擔轉化為人力資源的杠桿,而初等教育普及程度與質量成為作用杠桿的關鍵支點。亞太地區各國都很重視教育發展,通過召開會議交流寶貴經驗,促進亞太地區教育共同發展。《全民教育全球監測報告》中的數據表明,日本、新加坡、韓國、中國、馬來西亞等國家基本實現了普及初等教育的目標,但仍有一些國家如孟加拉國和巴基斯坦,距離實現目標還有很長的道路――邊遠少數民族地區和農村教育滯后,是這些國家面臨的共同問題,必須加大教育財政投資,保障這些地區的學生有學上。除了重視教育的普及,近年來各國開始重視教育的可持續發展與教育的質量。2014年,亞洲多國代表匯聚中國北京,參加首屆亞太可持續發展教育專家會議暨亞太可持續發展教育中心啟動會,本次會議的主題是“可持續發展教育:優質教育之道”。與會各國代表重點討論了提升教育質量和關注教育發展的持久力等議題。從注重初等教育數量增長走向教育質量提升的過程,是解決教育問題的途徑,也是新的發展方向。


  印度的高等教育發展水平在發展中國家中居于前列,但初等教育的發展卻顯得格外薄弱:適齡兒童入學率不高,中途輟學現象嚴重,女童受歧視,接受教育的機會低,忽視對少數民族和偏遠地區的教育等問題,成為嚴重阻礙印度初等教育發展的桎梏。為了保證國家經濟的長遠發展,印度政府認識到需要大力扶持初等教育,積極響應2000年《聯合國教育宣言》號召,于轉年宣布實施“初等教育計劃”,具體措施包括:1.大力投資學校基礎設施的建設。2.支持教師的培訓。3.減免學生的學費。4.為貧困地區的兒童提供免費午餐。5.為女童提供免費的教科書。根據2013年《全民教育全球檢測報告》數據,2011年印度兒童的凈入學率達到93%,超過世界平均水平(89%)。印度小學的師生比從2007年的40:1,下降到2013年的27:1。同時,一直困擾印度發展的性別不公平問題也得到很大改善,教育性別均等指數從2001年的0.84到2011年的1.00,是個重大的突破。盡管取得顯著成就,但印度的初等教育依然存在不少問題:中途輟學現象依舊嚴重,2011年仍有160多萬名兒童中途輟學;對特殊兒童的教育重視不足,2009年殘疾兒童占失學兒童的比例高達34.19%;此外印度各邦之間的貧富差距體現在教育發展極大的不平衡上。


  (三)困難重重的非洲初等教育


  說到非洲,我們會不自覺地將它與貧窮、落后、饑餓和艾滋病聯系起來,這雖然存在一定的片面性,但很大程度折射出非洲人民的生活現狀。非洲地域遼闊,有10多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5%。由于長期遭受殖民統治,加之惡劣的自然環境以及艾滋病等疾病威脅,非洲各國的經濟普遍落后,政府對于加大教育的發展實屬有心無力。根據1999―200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教育數據統計,教育支出年均增長了6%,莫桑比克等經濟發展較穩定國家的教育支出年均增長率更是達到了12%。由于財政投入的加大,南部非洲初等教育入學率10年間增長了48%,小學生人數新增4200萬人,即從原來的8700萬人增至1.29億人。在非洲中東部的布隆迪,失學兒童數量10年間已從72萬人驟降至10萬人,受教育兒童數量增長了數倍。這源于布隆迪政府不斷加大教育投入,增加初等教育資源,到2009年初等教育投入已上升至中等教育投入的兩倍,占政府所有教育支出的53%。以上這些數據反映了非洲多數國家對初等教育發展的重視。然而,由于非洲初等教育起點低,教育資金投入總量不足,所以教育整體發展的落后狀況并未得到根本性扭轉。


  自2000年簽署《聯合國千年宣言》以來,南非民主政府進行了廣泛的教育改革。2015年的《全民教育全球監測報告》表明,南非在普及初等教育方面成績突出,為千年發展目標的實現做出了卓越貢獻。2003―2004年南非開始啟動“提高全民免費和高質量基礎教育入學行動計劃”和“全國學校營養計劃”;2007年政府加大教育投入,改善學校食堂建設,提供必要的餐具;除此之外通過提供學生課本和交通補助,減輕入學兒童的家庭負擔;加強教師的專業素質培養,打造優良的教師隊伍,保證教育教學質量。通過以上各項政策的實施,據統計南非7―13歲兒童入學率超過98%,兒童完成小學教育的比例為98.01%,而且男女童入學比例相當,沒有明顯的差距。當然,南非目前仍存在很多教育發展難題,比如免費學校教育并未普及全國,很多地區的貧困家庭依舊難以承擔教育費用;疾病特別是艾滋病的困擾,造成很多兒童成為孤兒,他們沒有條件接受教育。


  幾內亞是聯合國公布的最不發達國家之一,國家經濟發展緩慢,財政拮據,教育經費十分有限,主要依靠美、日等國的援助。幾內亞初等教育實施義務教育,但實施情況相當糟糕。貧困家庭兒童上學困難,2011年幾內亞小學凈入學率為82%,低于世界平均水平7個百分點;中途輟學兒童達到27萬人;女童失學現象更為嚴重,男女性別差異存在的教育不公平至今未能得到根本性解決。任重而道遠


  《全民教育全球監測報告》表明,世界各國普遍重視普及初等教育,全球兒童入學率和學校的師生比顯著提高,中途輟學率和男女入學率比均有明顯下降。亞、非、拉等發展中國家的教育投資占國民生產總值的比例由1999年的4.4%上升到2012年的4.7%,但尚未達到2012年全球平均水平的5.0%。發展中國家2011年兒童凈入學率為88%,低于世界平均水平1個百分點,而發達國家幾乎實現了所有兒童入學。2012年學校師生比發達國家為1:15,而發展中國家只有1:29。2000―2015年間亞、非、拉各國普及初等教育的情況也是參差不齊:2000年前初等教育發展水平已經處于領先水平的有馬來西亞、以色列、古巴等國家;近十余年取得顯著成績的如印度、摩洛哥等;而幾內亞、巴基斯坦等國由于歷史和現實原因造成教育發展緩慢,初等教育整體落后。


  然而截至目前,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2015年之前全球普及初等教育的目標只有一半國家已經實現。亞、非、拉國家普及初等教育的形勢依舊嚴峻,原因主要是人口壓力、國內落后經濟、戰爭、武裝沖突和不穩定的政治形勢,以及疾病的困擾,尤其是艾滋病的傳播,致使政府無力投資教育事業。


  通過分析各國初等教育發展的歷史及現狀不難發現,切實有效的國家政策,如加大對基礎教育的財政投入,減免初等教育的學費和提供其他的資金支持,保證教學質量并注重教師的培訓等,對于教育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助力作用。對于2015年以后各國初等教育的發展前景與規劃,應該依據各國基本國情,重新制定切實可行的發展目標。對于未完成目標的國家,要積極學習先進經驗,加快教育發展步伐,爭取早日實現普及初等教育;對于已完成普及初等教育的國家,應該重視教育質量,優化教育結構和學校課程,實現初等教育數量與質量的雙重普及;發達國家應該繼續給予人道主義援助,提供資金和技術支持,開展切實有效的培訓,為世界范圍內普及初等教育做出努力。


  展望未來,全球普及初等教育將繼續面臨諸多挑戰:如教育數量與教育質量的雙重普及;各地區各地域教育的均衡發展;保證女童平等入學受教育;提高師資培養培訓標準,等等。要最終實現全球普及初等教育的目標,國際組織與各國政府不能不做出自己的回答。


  相關鏈接


  特色基礎教育面面觀


  美國:注重個性化教育


  在美國,基礎教育是實施個性化教育的最重要階段。因此,美國的中小學校十分注重保護學生的個性,培養學生的獨立意識。


  小學課堂氣氛活躍,沒有太多限制,可以竊竊私語,可以擺弄文具,還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動、喝水。教師按自己的想法進行教學活動,有時又像大孩子一樣,帶著一群小孩子搞活動、做游戲。老師在課堂上是一個參與者的角色,注重對學生的引導、啟發和鼓勵,以幽默和童心實現教學。


  同時,美國小學還比較重視優秀學生的培養,設有高智班或資優班,優秀學生可以跳級,獲得各種獎勵。特別優秀的學生還可以獲得由學校校長、美國教育部長和美國總統簽名并印有自己名字的“國家教育獎狀”。


  日本:學校猶如幼兒園


  日本小學的教師,與其說是教師,不如說更像是幼兒園阿姨,而整個小學仿佛就是個大幼兒園。孩子們的課程中除了語文、數學、繪畫、體育,還有綜合課、家庭課等一系列有趣的課程。


  日本同中國有著相似的東方文化傳統,也曾有過應試教育的夢魘,很多學生經不起壓力而自殺的現象非常普遍。出于對這種“填鴨式”教育的反省,日本引入了一種寬松的教育。經過30年的努力,已完成了基礎教育的改革。現在的日本學校也同西方發達國家一樣,有著相對寬松的課堂紀律和自由的教育氛圍。所謂的“寬松”除了輕松之外,還提供給學生更多的科目選擇余地,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但必須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考試結束之后,學生如果不滿意自己的成績,可以向老師申請重考,直到自己滿意為止。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學生真正理解和掌握所學知識。


  此外,日本的小學還非常重視讓孩子們充分接觸大自然,鍛煉生存能力,這是最基礎也最重要的教育理念。


  新西蘭:沒有教科書


  新西蘭的小學是沒有教科書的,老師會根據教學大綱每天實施具體的教學內容。在小學六年中,學生們的綜合成績由閱讀理解能力、寫作能力和詞匯量幾部分構成。其中,閱讀理解能力分為40個級別,這些級別不是根據學生所在的年級,而是根據學生的實際水平來確定。學生只需要掌握其所在級別80%的閱讀理解內容,就可以進入下一個級別。在課堂上,老師會根據孩子所在的級別進行分組教學,而不是一刀切。


  每個學期末,學校會有固定的2―3天時間與家長溝通,相當于“家長會”。但與“家長會”不同的是,家長在提前預約后,可以與老師進行10―15分鐘的單獨會面,學生也會到場。老師會把學生具體表現跟家長進行溝通,學生和家長也可以提出自己下學期的學習目標。


  新加坡:“全球知識交流”


  “全球知識交流”(SkypeintheClassroom)是Skype(一家全球性互聯網電話公司,也是網絡即時語音溝通工具,具備視頻聊天、多人語音會議、多人聊天、傳送文件、文字聊天等功能)在全世界中小學教育界推出的免費國際性社交網站,旨在將全球教師資源集中,相互取長補短,共同進步;同時幫助教師和學生實現互聯協作、共享知識和教學資源。新加坡在2007年開始試用Skype視頻通話工具進行全球知識交流,能夠同時和多人“面對面”溝通交流是非常有效的教學方式。

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