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七星彩15121号码预测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刑法論文 -> 文章內容

謀殺,即將發生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6:40:36

  迄今,簡?普瑞徹特談起這件事情時仍心有余悸。2000年,簡?普瑞徹特搬到得克薩斯州莫爾頓鎮的一個村子里居住。事情就是從這時開始的。


  簡是一個單身女人,從亡故的父母那兒繼承了一筆數目不菲的遺產。她不喜歡過按時按點上下班的日子,也不喜歡繁忙喧鬧的城市生活,而是向往不緊不慢的田園生活,有時間就種種花寫寫詩,于是她在這個村子買了一幢房子。


  這是一個風景頗為秀麗的村子,到處環繞著蒼翠的群山。山下,有綠樹掩映的村舍,柳絲垂落的池塘,還有一條玲瓏剔透的小河涓涓地繞村而過。


  有一天,簡正在花園里忙活時,一個男人從不遠處的樹叢里走出來,來到她的身邊。此人三十多歲,穿一身淺灰色西裝,系著領帶,身材修長,溫文爾雅,帶點女性的文靜,那淺度近視鏡后面的眼睛永遠那么溫和,笑瞇瞇的,使你覺得他感情細膩,永遠不會發火。這人自稱叫哈羅德?華潤,是她的鄰居,住在樹叢后面。得知來了新鄰居,他特意前來進行禮節性的拜訪。


  談話中,簡得知華潤先生未婚,與母親住在一起。他的母親體弱多病,身邊時刻需要有人照顧。為了照料好母親,華潤先生辭掉了工作,專門在家侍候母親。他的話里透出對母親的拳拳孝心。他在簡這兒只逗留了不到十分鐘。他說他不能讓母親獨自一人在家呆太長的時間,然后匆匆離去。雖然接觸時間不長,但他給簡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這以后簡就留意起這母子二人。他們深居簡出。事實上,她從未見到過華潤先生的母親,連華潤先生她也只是在他開車出去購物時才碰到過一兩回。華潤先生碰到簡時,會搖下車窗主動與她打招呼。而其他的時間他都是在家里。這樣對待母親的人真是不多了。簡越發對他有了好感。


  大概又過了兩周,華潤先生再次拜訪了簡。這次他帶來了一籃蘋果。他說這些蘋果是他自家長的,熟透后從樹上自然落下的,雖不能存放,但味道很不錯。簡覺得出于禮節,她也應該回訪一下了。


  簡把蘋果做成了果醬,裝了一瓶子,準備帶給華潤先生。她來到了華潤的家。


  這是一幢很一般的農舍。墻上的青磚全被苔蘚封滿了,斑駁的舊色足能代表這幢房子有年頭了。她踏上前門的臺階,來到門前。


  她敲敲門。華潤開的門。他露出意外的表情,神色顯得不安。他接過果醬,沒有請簡進屋。


  這時從屋里面出現了一個女人的影子。她哈著腰,蹣跚地走著,好像步步充滿了艱辛與疲憊。她走路一點聲音也沒有,來到門口時扶著墻,仿佛不這樣就不能支撐住自己。她穿一身皺巴巴的黑褲褂,沾滿污痕,膝頭和袖口的部位磨得油亮;她的頭發散亂著,遮擋著她那張臟得有點齷齪的臉,讓人很難看出她的實際年齡,但是她的皮膚很好,幾乎不見什么皺紋。


  這個女人實在太臟了,身上散發出難聞的氣味,她光著的腳(難怪她走路沒有聲音)露出了長長的趾甲,有些像老鷹的爪子。


  簡驚詫的表情讓華潤先生覺察出后面的情況。他轉過身子,咦地叫了一聲,聲音中含有尷尬、驚訝、沮喪和生氣。他拽住那女人的胳膊往屋里拉。


  “你不應該出來!”他說。


  “誰來了?”那女人問,眼里充滿了驚奇。


  簡大聲答道:“我是簡?普瑞徹特,是你們的鄰居,我以為你的兒子跟你提起過我呢。”


  “我不――”她的聲音中有一股怨氣。華潤先生擋在兩個女人中間,有點生氣地對簡說:“她不懂你的話,她患有老年癡呆癥。”他把他的母親拉進屋里一個房間。簡聽到她在喊:“你把我的鞋子藏起來了。”


  “我沒有藏,”華潤先生很肯定地說道,“準是你自己又把東西到處亂放。”然后房門砰的一聲關上了。華潤先生又匆匆地跑了出來。


  “你看到了。沒辦法,患老年癡呆癥的人就是這樣。”他說。


  “我理解。”她說,但是她覺得這個女人太臟了,趾甲也應該修剪了。“你一個人應付得了嗎?需不需要幫助,我可以幫你聯系一個護工。”


  “不,”他斷然拒絕,不過很快又將聲音緩和下來,“謝謝你。但是我自己能夠照顧好我的母親,再說,她不喜歡陌生人,她只適應我的照顧。”


  簡沒有再說什么,但心里覺得華潤先生實在不善照料自己的母親,他們需要得到幫助。


  在接下來的一周里,她仍然很少看到他們露面。


  星期天的下午,陽光明媚,簡決定外出散步,她經過華潤先生的家時,忍不住想去他家再次拜訪,關心一下他們的情況。這一次她決定從后門去他家。上一次,華潤先生和他的母親感到吃驚可能是因為她走的前門,因為根據這兒的習慣,鄰居間串門正常都是從后門出入。


  后門連著廚房,廚房有窗戶,窗戶是敞開著的,簡遠遠地就看到了華潤先生的身影。她向他揮揮手,不巧他這時正好轉身背對著她。


  簡走到窗戶邊,正準備伸手敲玻璃,但她停住了。她看到華潤先生的母親坐在一張有扶手的椅子上,身上穿的還是和上一回一樣的臟衣服。她臉上淌著汗,頭發沾在臉上,驚恐地張大著眼睛。華潤先生用一只手卡著她的下巴,她則竭力甩著頭,發出恐怖的叫喊。華潤先生拿著一杯水或者其他什么液體正要強行往他母親的嘴里灌。


  他的母親拼命反抗。


  “喝下去!”他粗暴地命令道,“快!”


  “不要這樣,哈羅德……”他的母親懇求道。


  “照我的話去做。我馬上要出去辦會事,知道嗎?我不想看到你在我不在的時候到處亂跑!”


  “哈羅德,我答應你,哪兒也不去。”


  他把水杯貼近她的嘴。“如果你不喝下去,”他說,“今天晚上就不給你飯吃,還有明天、后天,餓你三天三夜!”


  毫無疑問,華潤用這種方法懲罰他的母親已經不止一次了。他的聲音中除掉威脅,她聽不出別的什么。


  他的母親顯然放棄了掙扎,將玻璃杯里的液體喝了下去。當華潤先生轉過身子時,簡決定不暴露自己,她蹲下了身子。


  幾分鐘后,傳來了汽車引擎的聲音。華潤先生出門了。


  廚房的門鎖著,但窗戶開著。她隔著窗戶看到華潤先生的母親一動不動地歪坐在扶手椅上,閉著眼睛,她大聲喊道:“你沒事吧?是我,簡,你的鄰居……”


  但是華潤先生的母親絲毫沒有反應,顯然是睡著了。簡想不到這個表面溫文爾雅彬彬有禮的人竟如此虐待自己的母親,心中非常氣憤。


  她報案了。


  然而警察的調查結果讓她大吃一驚:這個女人并不是華潤先生的母親,而是他的妻子!她名叫貝麗爾,曾是一個寡婦。她的丈夫去世之后,給她留下了一筆數目不小的存款。四年前她在海灘度假時遇到了華潤先生。那時華潤先生是一個醫院的藥劑師,人長得風度翩翩,對貝麗爾殷勤有加,孤獨的她很快就陷入了情網,與他相愛,不久他們就結了婚。


  而華潤先生從一開始就是想圖她的錢財,結婚不久他就給她喂一種他自己調制的藥,使她完全處于他的控制之下,以致同意簽字將所有的存款與財產轉到他的名下。事成之后,他決定將她除掉。


  為了掩人耳目,他在這個偏僻的地方買了房子,定時讓她服藥,使她大部分時間都處于不省人事的狀態中。他對外說她是她的母親,患有老年癡呆癥。因為只有這樣人們才不會好奇,為什么他不尋求幫助和治療。而一個老人,人們一般會認為這樣的情況關在家里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并且還會認為他是一個大孝子。


  他打算過一段時間,等周圍的人都認為這個女人是她的母親并且已經病入膏肓后,就將她除掉,到時他則會分兩步告訴大家,先是說她被送到了一個療養院,然后再過一段時間,他就宣布她因病去世了。他會說她的遺體送到老家埋葬了。人們會相信他的話,不會有疑問。


  就這樣,簡無意中阻止了一件謀殺案的發生。警察說,一旦哈羅德?華潤陰謀得逞,他還會物色第二個對象故伎重演,畢竟在這些偏僻寧靜的地方生活著許多既有錢又孤單的獨身女人。更讓簡驚訝的是,哈羅德?華潤的下一個目標就是簡!簡救了貝麗爾的同時其實也救了自己。

上一篇: 謀殺!1946大結局   下一篇: 最完美謀殺
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