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七星彩15121号码预测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刑法論文 -> 文章內容

最完美謀殺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6:41:21

  江飛鴻最近總是感到心驚肉跳,事業上,他是市財政局預算科科長,官雖不大,可權不小,掌管著全市各行政事業單位的全年開預算,也算是小有所成,前途一片光明。家庭里,他的妻子舒小眉是本市某重點大學的教師,溫柔美麗,氣質高雅,怎么比較也稱得上幸福美滿。唯一的不足就是兩人結婚三年還沒有生小孩,但那也只是他們早就商量好了的,趁年輕先以事業為重,算不上什么缺陷,按理說,這時江飛鴻應該是意氣風發春風得意的時候,可是,最近,他卻總是有種不安的感覺。前些日子,他陪方局長去金光寺觀光上香時,寺中主持圓空大師在替方局長算命后,看到他時很是吃了一驚,非常認真地告訴他面色不好,黑氣沖眉,恐怕會有血火之災,最好凡事要小心從事,修心養性,以避災禍。江飛鴻知道圓空大師不會無緣無故說這些話,據說他的預言向來都很靈驗,因此金光寺的香火才如此旺盛。所以,當他聽到圓空大師的話時,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手足發涼。


  這天,江飛鴻如往常一樣開著單位配給他的桑塔納小車下班回家,他家是在一個環境優美的社區里,到達時社區鐵門沒開,門衛老張跑上前來給他開門,手中還拿著一封信遞給他。江飛鴻看了眼,是寫給妻子舒小眉的信,好象是從美國寄過來的。前幾天就聽妻子舒小眉說她有個舅舅在美國經商,年老體衰又無子女,多次想要她去美國游玩,江飛鴻想了下,把信拆開,果然是舒小眉舅舅寄過來的。信中說他已經病入膏盲,不久于人世,所以立下遺囑,死后將財產全部遺傳給舒小眉。江飛鴻看完后若有所思,不再回家,小車調頭轉出東南大學,幾天后的一個細雨霏霏韻黃昏,江飛鴻又開著桑塔納小車回家。他停好車走進家里時,舒小眉正在專心致志地煎一條青魚,屋子里彌漫著一股魚香味。江飛鴻注意到那條青魚在舒小眉熟練煎炒手法中,似乎很不甘心變成他人的美味,一雙魚眼白生生地凸出,露出無奈卻又仇恨的眼神。江飛鴻不知怎的,心中有種作嘔的感覺。他從小就不喜歡吃魚,聞到魚味就不舒服。可是舒小眉卻最喜歡吃魚,她只要心情好點有點空閑時間就喜歡煎條魚來吃。舒小眉不知道,一場家庭風暴在等著她。而導火索,就是她煎的這條魚。這場家庭風暴,徹底改變了舒小眉的生活。“你來了?等下啊,馬上開飯了。”舒小眉笑著對江飛鴻說。江飛鴻看上去心情不好,陰著張臉,重重地扔下手中的皮包,坐到飯桌旁。“怎么了?工作又不順利?”舒小眉煎好魚,盛好,端到飯桌前。她知道江飛鴻身處官場,同事間勾心斗角,精神上壓力大。江飛鴻還是不回答,陰沉沉地自己盛飯吃了起來。舒小眉臉色變了變,仿佛有些惱怒,但終究忍住了。可是江飛鴻仿佛故意要引發一場家庭戰爭似的,把吃進嘴里的菜全吐了出來,怒氣沖沖地罵起來“這菜怎么炒的,難吃死了!”舒小眉再也忍不住了,她辛辛苦苦在家做好飯菜等他回來,他不但給她臉色看,還要責罵她。“什么菜?蔬菜!你不喜歡吃就不要吃!從沒看到過你下過廚房做過家務,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什么時候把這當成你的家了。”舒小眉隱忍多時的怒氣也爆發出來了。江飛鴻重重地放下飯碗,怒氣沖沖地坐到一邊,從包中拿出把水果刀切蘋果吃,可舒小眉卻并不想就此停止爭吵,一邊吃飯嘴里一邊數落著江飛鴻。至從他當上這個科長后,家務事是再也不做了。而且還把那些官場習氣也帶回家里,把她當作他的下屬,呼來喝去,這點尤其讓舒小眉感到生氣。“住口,夠了,你看你,象什么,簡直就象個罵街的潑婦。”江飛鴻的話象針一般刺傷了舒小眉。“你說什么?我是潑婦?”舒小眉沖上前來,狠狠地推搡著江飛鴻,舒小眉在火頭上,動作未免大了些,江飛鴻一氣之下竟然一巴掌打向舒小眉。“啪”的一聲清響,舒小眉摸著臉,仿佛被這巴掌打暈了,結婚這么多年來,江飛鴻從未打過她,可是現在,竟然如此粗魯地對待她,才一會,舒小眉就清醒過來,失去理智的她如瘋虎般沖了上來,江飛鴻避之不及,兩人扭打在一起。突然,江飛鴻不再扭打,眼瞳放大,露出極為驚恐的神情,雙手無力,身體慢慢地向后倒去。舒小眉感到奇怪,仔細一看,不知什么時候起江飛鴻拿在手上的水果刀插進了他自己的心臟,殷紅的鮮血如噴泉般涌了出來。


  舒小眉倚在冰冷慘白的墻壁上+身體由于過度的緊張恐懼顫栗不已她竟然錯手殺死了自己的丈夫!過了好一會,舒小眉的情緒才稍微穩定一點,瘋狂地跑進自己的臥室,手慌腳亂地把門鎖上,仿佛生怕江飛鴻死后還魂會追進來似的。時間一點一滴地逝去,江飛鴻的尸體還在那里一動也不動,軟綿綿地仿佛是一堆爛肉,舒小眉激動緊張的心緒卻慢慢地安定下來。這時她不知應該怎么辦才好,不由得想到了林雅雨。林雅雨是舒小眉的好朋友,從小就一起讀書上學,形影不離,性情相投,好得不得了,比最親的姐妹還要親。后來江飛鴻在大學里認識她們倆時,都不免妒忌她們之間那純真深厚的友誼,開玩笑說她們倆就象是同性戀一樣親密。舒小眉認為如果這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值得她信賴,那就是她的死黨好友林雅雨。果然,舒小眉打電話給她時,她二話不說就趕宋了。林雅雨與舒小眉不同,大學一畢業就在社會上闖蕩,處世的經驗閱歷遠比她豐富,前段時間還在和江飛鴻聯系為她所工作的房地產公司貸款事項,為人八面玲瓏,長袖善舞。當她聽完舒小眉的敘述后,處變不驚,鎮定自若,很快就有了主意。“你怎么這樣沖動?故意殺人會被判死罪的。”林雅雨為舒小眉分析了處境。“可是,我不是故意殺他的啊,”舒小眉結結巴巴地說。“但警方不會這樣認為,而且,就算是過失殺人罪,也要坐上好幾年牢,到那時人生還有什么意思。”“你說怎么辦?”舒小眉方寸早就亂了,毫無主意。“我看還是先把這尸體掩藏好,不要讓別人發現這件事。對外就說他回老家看望親人去了。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舒小眉突然想起了一個故事。一個女孩,總覺得她男友不夠愛她,想要和他分手,可是最后還是想給男友一個機會,來看他到底愛不愛自己。她對男友說,如果我殺了人,你會怎么辦?那男友說他會勸她自首,爭取為她寬大處理。然而這不是她要的答案,這樣的答案說明他只關心他自己。她所想得到的答案是男友為她毀尸滅跡,與她一起亡命天涯,生死與共,這樣才是真的愛她。真正的愛,是只關心對方根本不考慮后果的。但現在林雅雨所做的正是故事中女孩想要得到的答案,真正的友誼,有時比純粹的愛情更偉大。兩人走到江飛鴻的尸體邊,找了個麻布袋把尸體裝進去,然后兩人合力把麻布袋搬進江飛鴻的桑塔納小車后廂中。好在林雅雨有駕照,會開車。不過她開車將行前,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提包還沒帶,叫舒小眉上樓回去拿,在舒小眉轉身上樓的那一剎那,林雅雨的嘴角突然浮現一絲詭異的笑容,眼光冷冷地看著舒小眉。舒小眉回家找到林雅雨的手提包,下樓坐進桑塔納,悄悄地開出了社區,林雅雨將小車開到一個人煙稀少的湖邊停下。天黑得很,四處無人。兩人在麻袋上系上一些磚塊,將麻袋沉入湖底。做完這一切后,舒小眉才長長地吐了口氣,心情仿佛放松了許多,一切都仿佛已經結束,舒小眉在林雅雨的協助下,成功地處理了江飛鴻的尸體。而她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家里全部打掃一次,所有的地方重新清洗了一遍,不留一點痕跡,對外,則宣稱江飛鴻老家的親人病重,回老家去看望親人去了。舒小眉說這些的時候是那樣自然,好象什么也沒有發生,然而,一切還只是開始;第二天,舒小眉盡量讓自己象往常生活。上班、工作、回家,兩點一線。可是這天回家時看門的老張卻對她說好象看到江飛鴻急匆匆地跑回家一趟。她不由得心里一驚,心頓時懸了起來。他昨晚明明被自己親手所殺,林雅雨也確認他已死亡,尸體還是他倆一起扔進湖里的,怎么又會出現在老張的面前?舒小眉再仔細問老張,他卻含含糊糊地不敢確認,回過頭一想,老張年齡也大了,老眼昏花,看錯人也是常有的事,心才慢慢放了下來。回到家,舒小眉突然感到有點無所適從。平時她都是抓緊時間做飯洗衣服,可是現在既然是她一個人在家,也就用不著那么麻煩了,隨便煮點面也能對付一餐,舒小眉知道自己只是有點不習慣沒有江飛鴻的日子,其實她對他的感情早已變了質。雖然是在大學自由戀愛,但隨著歲月流逝,兩人對生活與人生的觀點態度的不同,早就沒有了當初的共鳴與默契。江飛鴻留戀官場與權力,而官場卻是世界上最骯臟的地方,人處其中,自然也會變得勢利市儈。而舒小眉卻是典型的知識份子性格,喜歡文學藝術,討厭江飛鴻官場變色龍般的性格,兩人性情越離越遠,只是隨著慣性勉強在一起生活。這時,天已經黑了,舒小眉覺得有點餓,下廚房去煮面吃。煮面時,她仿佛聽到外面有開門的聲音,她習慣性地叫眷“是飛鴻嗎?”外面聲音嘎然而止,舒小眉怔了怔,此時她才想起,江飛鴻昨天已經死了,左手一松,本來用來盛面的碗脫手掉了下去,撞在瓷磚上,發生清脆刺耳的聲音,四裂破碎。鍋里的面還在被熱水煮得滋滋直冒熱氣,舒小眉眼前的一切都顯得模糊起來。她關了煤氣,強自收斂狂亂的心緒,走出廚房。大廳里沒人。看來是對面人家開門的聲音了,舒小眉長長地舒了口氣,尋找工具去打掃破碎的碗片。此時,一個東西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個煙頭,從煙蒂上看正是江飛鴻嗜好的名煙芙蓉王。她不由地又是一驚,昨晚她明明和林雅雨將這里整理干凈了,怎么又會有煙蒂出現?難道,是江飛鴻的鬼魂?舒小眉想起那些冤鬼報復的傳說,汗毛都豎起來了,門外,不知是誰在用力地推了下舒小眉家的鐵門,發出沉重的金屬撞擊聲,舒小眉渾身震了下,仿佛從夢魘中醒來。


  這一天,舒小眉都覺得家里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好象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少了的自然是江飛鴻,而多了些什么呢?舒小眉不知道,也許,只是她多疑吧。可怪事接二連三地發生了,自從江飛鴻死后,舒小眉感到這些天特別疲憊困倦,而她晚上睡覺時模模糊糊感到有人對她說話,依稀就是江飛鴻的聲音,清理房間時總會發現江飛鴻以前用過的物品,偶爾也似乎看到江飛鴻的身影在自己身邊一晃而過,卻又不能肯定,舒小眉本來就膽小,她的家族有遺傳性精神病史。舒小眉自己以前也有過神經衰弱,現在更是寢食難安,她不安地把這些告訴林雅雨,林雅雨安慰她說只是些幻覺,江飛鴻已經死了變成鬼了。殊不知,這個鬼字更讓舒小眉感到害怕。無奈,林雅雨只得搬宋與舒小眉同住照顧她。這天是江飛鴻死后的第七天。故老相傳,人死后變成鬼,鬼魂在第七天晚間十二點會回家來看望親人。這些天,舒小眉已經讓恐懼折磨得不成人形,遇到點風吹草動都會一驚一乍的。這天她更是感到心驚肉跳,晚上將所有房間的燈都開著,屋里燈火通明。,因為她聽說鬼魂是怕光的,不敢去太明亮的地方。盡管如此,舒小眉還是心神恍惚。好在林雅雨在她身邊,她這才稍微安心點,快到十二點時迷迷糊糊地睡著。舒小眉還是半睡半醒的時候,她臥室外又傳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歌聲。舒小眉被歌聲吵醒,心煩意亂想發脾氣,突然發覺這歌聲竟然很象江飛鴻唱的。平時,江飛鴻也喜歡唱唱卡拉OK,尤其是喜歡唱這首《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舒小眉僵住在那里,四肢發涼,不能動彈。恐懼如一張網,毫不費力地網住了她。歌曲總有唱完的時候。?u歌聲沒過多久就消失了,屋里又恢復了往日的安靜。一片寂靜中,舒小眉突然大聲叫著:“林雅雨……”林雅雨就睡在隔壁的房間,聽到舒小眉的叫聲趕了過來。“你聽到沒有?江飛鴻剛才在大廳唱歌………沒有啊,剛才我在睡覺,什么聲音也沒有。”“不是啊,我剛才真的聽到江飛鴻在唱卡拉OK。”“我剛才經過大廳,什么都沒有發現啊。”舒小眉躲在林雅雨身后走進大廳,大廳里一切正常,VCD機與彩電如往日一樣關閉著。“可能你在做夢吧,或者是你最近心神不寧產生幻覺吧。”事實擺在眼前,不由得舒小眉不信。除非,真是江飛鴻的鬼魂在唱歌,這樣才可能她能聽到而林雅雨聽不到。“睡吧,沒事的。”林雅雨說。“可是,我怕。你陪我一起睡好嗎?”“好的。”兩人一起回到舒小眉的臥室睡覺。經過這么一折騰,舒小眉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又傳來聲音,這次舒小眉聽得真切,確實是江飛鴻的聲音。“眉眉,你出來吧,我來看你了,我舍不得你啊。江飛鴻的聲音仿佛是被什么壓抑住強行擠出來的,有種說不出的怪異,“雅雨,醒醒!你聽,他又來了!”舒小眉顫抖著去叫林雅雨。林雅雨睡眼迷惺,仔細聆聽,卻象是什么也沒聽到。外面,江飛鴻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凄慘,而且,還伴隨著腳步聲走過來了。“不是啊,是真的,你沒聽到?”舒小眉恐懼著牙齒在打顫,話也說不清楚了。林雅雨臉上出現一種很詫異的神情:“沒有聲音啊,我出去看看好了。”林雅雨起身開門出去,拉亮燈,大廳里什么也沒有,可是那聲音還是那樣清晰傳入舒小眉耳中,奇怪的是林雅雨卻什么也沒聽到。舒小眉仿佛要胡潰,雙手掩耳,目光發呆,口中喃喃自語“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沒人啊,沒事,小眉,不信,你出來看看。’啉雅雨還是什么也沒有發現。可是舒小眉似乎沒有聽到林雅雨的話,還在那里喃喃自語。這時腳步聲音越來越近了,一個人影飄浮著移到了舒小眉面前。舒小眉抬起頭來,赫然看到,臨死前的江飛鴻,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臉孔,只是此時的江飛鴻發著惡毒的笑容,一手還捂住被水果刀刺傷的地方,鮮血滴個不停,將地板都滴得血紅血紅。“啊……”舒小眉終于受不了,整個人都崩潰了,瘋狂地跑了出去,如無頭蒼蠅般亂撞,不時被桌椅絆倒,爬起身后卻又神智不清地開門沖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那人影突然不動了,現出一種得意的笑容。一邊,林雅雨慢慢地走了過來,嘴角也展現出一種動人的嫵媚笑意。

上一篇: 謀殺,即將發生   下一篇: 三個謀殺對象
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