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七星彩15121号码预测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刑法論文 -> 文章內容

謀殺,沒有案發現場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6:43:40

  這是一起沒有現場、沒有證據且發生在一年前的兇殺案。警方在網上接到被害人家屬的尋人求助后,在沒有掌握嫌疑人任何直接作案證據的情況下,成功運用心理戰的謀略,僅用了24小時就破獲了此案


  1


  2013年2月中旬的一天,上海市公安局的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車-上海”接到了遠在浙江建德的一位網民發來的救助微博,要求幫助尋找一個失蹤達一年的年輕女子。市局的微博團隊迅速在第一時間將這一信息通報給了浦東公安分局。


  2月19日晚6點,浦東公安分局張江派出所的接待大廳內,突然涌進5個操著浙江口音的男女,要求民警幫助尋找女兒羅曉慧。


  民警熱情地將他們請進了接待室,原來那條請求尋人的微博就是這家人發出的,今天他們特地從浙江趕到上海,當面請求民警幫忙。這家人中的父親說:“2011年9月,女兒羅曉慧不聽我和她媽媽的勸阻,只身前來上海打工。到2012年的2月底,就跟家里失去了聯系。后來在2012年的4月份,她又出現在QQ網上,和妹妹聊天,并要妹妹轉告我們,說她到蘇州去工作了。又過了很長時間,到11月份,她在QQ聊天時又說到云南旅游了。這期間,她雖然經常通過QQ和妹妹聊天,說她現在很好,要父母放心,并且還三次從蘇州寄土特產回家,但卻始終沒有給家里打電話。”


  萬般無奈之下,兩位老人在小女兒和兩位親戚的陪伴下,按照女兒包裹上的地址,踏上了尋女之路。不料當他們找到蘇州時,發現那個地址并不存在。失望之余,因為知道女兒在上海曾有個叫曹宇的男友,就居住在張江派出所轄區的廣蘭路247弄某號,所以又趕來上海繼續尋女。


  2


  曉慧的母親說,曉慧今年24歲了,漂亮、單純,中學畢業后一直安安分分地在杭州老家的一家墻紙店做銷售,從未離開過家門。可是,自從2011年的6月,通過QQ聊天認識了在上海做墻紙生意的一個名叫曹宇的男子后,就似乎有點不安分了,多次向父母提出要辭職到上海去“闖一闖”,并說和曹宇已是戀人關系。


  盡管上海和建德之間距離并不遠,但曉慧一家人都沒有去過上海,再說女兒獨自一人到上海闖蕩,人生地不熟的,因此父母不同意其到上海打工。然而,固執的羅曉慧卻根本聽不進家人的勸阻,執意要去上海。最終,她背著家人,在2011年的9月17日,只身踏上了駛往上海的動車。


  剛到上海的那段時間,羅曉慧還時常給家里打打電話,或者和妹妹發發短信、在網上聊天。其間,妹妹還到上海與其見過幾次面。可是,讓家人焦急的是,自去年的2月22日后,羅曉慧仿佛人間“蒸發”了,與家人失去了聯系,打電話給她始終是關機。不過雖然家人聯系不上她,但她在QQ上還偶爾會和妹妹聊上幾句,對妹妹說,她現在已到蘇州去工作了,一切很好,要父母放心。甚至逢到節假日,還郵寄土特產至老家。羅曉慧的這種若隱若現的神秘狀況,無疑更加重了家人的疑慮。


  民警分析認為,要摸清羅曉慧的下落,首先必須找到那個叫曹宇的上海男子,因為羅曉慧是奔著他到上海的,而且他們還是戀愛關系,好在羅曉慧父母有曹宇地址。通過查詢,發現確有其人,該男子也確實住在廣蘭路247弄某號,是一個經營墻紙等建材生意的小老板。但和羅曉慧父母講述不同的是,此人并非是27歲的未婚男子,而是一個早在十年前就已結婚生子的41歲的中年人。


  3


  半個小時后,曹宇來到了派出所。民警熱情地遞上一杯茶水:“羅曉慧你認識嗎?”


  “認識的,認識的。”曹宇的反應很快,聽到羅曉慧這個名字,他立即說:“你們是不是在找她,最近我也在到處找她呀!從去年的2月份后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她是你的女朋友啊,你怎么會不知道她在哪里呢?”民警單刀直入地問道。


  “瞎說,瞎說,我和她純粹是生意場上的普通朋友。我們的確是在QQ上結識的,當時在網上聊天時,她說自己在建德的一家墻紙店做銷售做得十分辛苦,工資也很少,想換個工作。我是個熱心人,聽說她與我是同行,再說我當時也正想尋個幫手。就對她說如果愿意,可以到我這里來做。后來她就到上海來找我了。我不僅安置好她的工作,還替她在川沙租了間房子。可時間一長,我發現這個女人很煩人,用上海話來說,就是特別會‘作’,一會兒埋怨我開給她的工資太少,一會兒吵著說租住的房子環境不好,讓我替她重新找房子。后來她又說手機被人偷走了,一定要我給她買個最新款式的蘋果手機。”說到這里曹宇雙手一攤,露出十分無奈的神情:“好心沒有好報啊!被她作得實在沒有辦法,我只好自認倒霉,預支了一筆工資后對她說,我這里廟小,你還是另謀高就吧。這樣,從去年2月開始,我和她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應該說,曹宇陳述的情況和羅曉慧家人反映的羅曉慧失蹤前后的一些事實,基本上還是相吻合的。本著“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辦案原則,在沒有更多直接證據情況下,民警在對曹宇做完筆錄后,讓其回了家。


  不料羅曉慧的母親聽說曹宇矢口否認他和自己女兒談戀愛,表示很憤怒,還拿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警察,你們看,這就是我女兒到上海后,把曹宇的照片發給我看的。當時,我打電話給她,詢問曹宇的情況,她詳細作了介紹。我立刻在電話中對她說,這人27歲怎么會長得這么老相,皮膚又黑又粗糙,你還是趁早死了這份心吧。”


  可是,盡管家人一致反對她和曹宇談戀愛,但羅曉慧卻似乎中了邪般,懇求父母同意她與曹宇談戀愛。面對女兒如此態度,父母也只得隨她而去了。


  雖然由于激憤和焦急的緣故,羅曉慧父母的敘述顯得有點凌亂,但民警還是從中捕捉到了“27歲、未婚、熱戀”這幾個關鍵詞。而曹宇是個41歲的已婚男子,那幾個關鍵詞與其完全不沾邊,難道是曹宇在對警方刻意隱瞞了真實情況?


  第二天上午,警方決定再次傳喚曹宇。“你和羅曉慧究竟是不是在談戀愛?”面對民警的詢問,曹宇依舊斷然否認:“警察,我和她真的就是一般朋友關系,純粹是出于大家都是做墻紙生意的,想幫她而已。”他說,在羅曉慧失蹤后,其父親曾經打電話給他,說是女兒的手機一直打不通,請他到位于川沙中市街的羅曉慧的租住處看下,究竟是怎么回事。2月17日晚上,他趕到那里一看,已是人去樓空。就在民警對曹宇進行詢問的同時,另一路民警亦在進行外圍的調查、查證工作。經查,2012年的2月,羅曉慧的身份證確有購買前往蘇州的動車車票記錄。同年的11月19日,羅曉慧又購買了到云南的火車票。這樣的行程記錄,和羅曉慧在QQ上與其妹妹聊天時所說的完全一致。而且,民警將曹宇在筆錄上的簽字和羅曉慧寄給家人的土特產包裹單上的簽字進行比對后,發現也并非是同一人的筆跡。把這些線索予以綜合,也就表明羅曉慧的失蹤,的確是和曹宇無關。


  由于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曹宇是羅曉慧失蹤案的嫌疑人,只得“放人”。但在民警心里仍有無法釋懷的疑點。直覺使他們感到,在這起失蹤案的背后,一定還有更精彩的幕后“故事”。于是,他們立即將此案移交給了分局刑偵二支隊作進一步偵查。


  4


  派出所將受理的一起普通民事失蹤案件移交到刑偵支隊立案偵查,那就意味著該案已經升格至刑事案件。支隊領導把案卷反復翻閱了幾遍后,同樣感到這是一起疑點與難點互為交織的棘手案子。因為不像其他的刑案,均有案發現場,偵查員可以通過對現場的勘查來排查線索,此案卻沒有案發現場,這就讓偵查員有點無從下手的感覺。刑偵支隊雖然可以第三次傳喚曹宇,但按照法律的規定,不能超過24小時,否則就是違法。


  支隊偵查員決定先不驚動曹宇,而是從外圍的走訪、排查來尋找突破曹宇心理防線的線索。于是,偵查員首先來到當初替曹宇介紹出租房的房產中介公司,把曹宇和羅曉慧的照片給業務員看,業務員一眼就認出,并說當時這二人是以戀人身份來租房的。與此同時,出租房的房東亦對偵查員說,曹宇和羅曉慧經常居住在這里,兩人關系親密,一看就是熱戀中的情侶。


  另據曹宇的妻子說,曹宇在2012年的4月至8月,經常出差到蘇州去接生意。偵查員掐指一算,這一時間、地點正好和羅曉慧頻頻通過QQ和其妹妹聯系的時間、地點相吻合。通過排查,偵查員還了解到,羅曉慧從蘇州郵寄給父母的土特產包裹上的落款地址根本就不存在。結合羅曉慧妹妹提供的情況,再次對案情進行分析后,問號頓時出現:曹宇所說的他和羅曉慧的分手日期和羅曉慧失蹤日期都是在2012年的2月22日這天,這難道是偶然的巧合嗎?


  此時,一個大膽的假設在偵查員的腦海閃現:躲在QQ背后和羅曉慧妹妹聊天的那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曹宇本人。


  5


  2013年2月21日晚7點,偵查員對曹宇進行了第三次傳喚。雖然地點從派出所的接待室換成了刑偵支隊的訊問室,但第三次見到警察的曹宇,依然表現得鎮定自若,甚至比前兩次還要落落大方。剛落座,他便微笑道:“你們還需要我提供什么幫助嗎?”


  “你和羅曉慧究竟是什么關系?”


  讓偵查員頗感意外的是,和前兩次在派出所陳述的不同,這次曹宇竟然爽快地承認了自己與羅曉慧的戀情,“她是我的情人,我們是在網上認識的。前兩次在派出所之所以沒有向你們說老實話,是因為害怕這段婚外情曝光后,引起家庭矛盾。現在你們警察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我知道肯定是瞞不住了。對不起,我錯了,如今我們早已分手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接下來,面對偵查員提問,曹宇始終閉眼沉默,不說一句話。


  審訊,陷入了僵局。


  隨著夜幕的降臨,24小時的法定期限,開始進入了倒計時。偵查員盡管內心有些焦慮,但他們的神情依舊顯得不急不躁。他們靜靜地在一旁陪伴著曹宇“閉目養神”。


  2月22日早上吃早飯時,偵查員仍舊對案情一字不提,而是與曹宇聊一些他感興趣的話題。中午時分,偵查員索性端著碗筷與其一起共進午餐,彼此有說有笑,看上去好像是十分“融洽”的老朋友。其實,這是偵查員的一個策略。深諳心理學的偵查員說:“審訊嫌疑人,猶如拯救一個準備跳樓自殺者,千萬不能對著他大喊‘不要跳’,只需悄悄地走到他的背后,輕輕拍一下他肩膀,帶著他朝樓下走即可。”


  果然,午飯后的曹宇,接過偵查員遞給他的香煙,長長地吐了一句:“我到網吧上網,就是為了讓她家人放心啊……”


  聞聽此言,偵查員心中大喜:“她是誰?”也許立即察覺了自己的失言,曹宇朝偵查員眨了眨眼,立馬又開始沉默。


  偵查員乘勝進軍,進一步追問:“你最后一次見到羅曉慧時,她是什么表情?你又和她說了些什么?”


  曹宇扭動了一下身子,嘆了口氣:“我不想說。”


  雙方一直僵持到晚飯后,為了早日解脫內心的煎熬,曹宇終于向偵查員道出了深藏在心中一年的秘密:“羅曉慧被我‘做脫了’(滬語:殺害了)。”


  偵查員隨即朝墻上的時鐘望了望,欣慰地笑了“好險啊!”。此刻,離法定傳喚的截止時間還差半個小時。


  6


  原來,自從在網上搭識了羅曉慧后,兩人因同是做墻紙生意的,聊得十分投緣。曹宇假充27歲的未婚男子,很快就和羅曉慧談起了戀愛,并極力邀請她到上海“共創事業”。起初,曹宇對羅曉慧確是感情深厚,百般呵護。但2012年春節后得知羅曉慧懷孕后,曹宇擔心這段婚外情會暴露,再且他一直對羅曉慧隱瞞自己是有家庭的。因此,多次苦求羅曉慧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但性格倔強的羅曉慧堅決不肯,甚至還和曹宇說,要把自己的父母請到上海來與其“說說清楚”,并揚言還要去告他。


  走投無路的曹宇,便萌生了將羅曉慧“做脫”的惡念。2012年2月下旬,他以給懷孕的羅曉慧選一個設施好些的居住地為由,另租了華夏西路附近一套環境偏僻的農民別墅。2月22日晚上9點,趁著羅曉慧熟睡之際,曹宇戴上手套,緊緊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事后,曹宇在別墅的后院用兩天兩夜的時間挖了一個1.5米深的大坑,把羅曉慧的尸體裝進一個箱子埋了進去。由于地處偏僻,周圍的人家也都有挖地種菜的習慣,因此,他的罪惡舉動并未引起外界注意。此后,他用羅曉慧的QQ告知其妹妹,“自己”已經到蘇州去工作,并用羅曉慧的身份證購買了上海到蘇州的動車車票。


  為避免羅曉慧家人的懷疑,2012年4月至8月,曹宇每個月都要以接生意為由,去蘇州一二次,在那里用羅曉慧的QQ和其妹妹聯系,還在當地買些土特產,郵寄給羅曉慧的父母。頗有心計的他,每次都請他人代寫包裹上的地址。


  8月以后,曹宇開設的墻紙店倒閉,沒有了頻繁前往蘇州的理由。于是,他在QQ上告訴羅曉慧的妹妹,“自己”準備到云南旅游,并用羅曉慧的身份證購買了一張蘇州到上海再到云南的火車票。按他的計劃,讓羅曉慧最終在云南“失蹤”,屆時就算羅曉慧的家人到云南去尋找,也不會有任何結果。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與羅曉慧的“戀人關系”也就會慢慢淡出其家人的視野。


  根據曹宇的交代,偵查員在那座農民別墅的后院挖出了羅曉慧的尸體。此時,這塊掩埋罪惡的土地上,已是綠草叢生。


  整整一年,風平浪靜,太平無事。曹宇為自己做下的這起可謂“完美謀殺案”而慶幸。令他沒料到的是,一年后,通過一起尋人求助,在警方持續不懈的追查下,最終還是讓他落入了法網。


  2012年2月22日,羅曉慧不幸在上海遭遇“戀人”曹宇的毒手殺害。


  2013年2月22日,這起沒有案發現場的“非典型兇殺案”在24小時內被成功告破。


  這或許就是冥冥之中的一種天意。作者: 文羽

上一篇: 管理謀殺創新   下一篇: 謀殺犯露出馬腳
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