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七星彩15121号码预测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刑法論文 -> 文章內容

女同性戀合謀殺夫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0日 16:45:54

  王蘭英生在農村,18歲時,她從新疆石河子外出,到南方打工多年,成為打工族的一員,先后在上海、溫州、張家港打工。在這一過程中,她苦苦追尋一位知心戀人,承受著離婚、再婚的打擊,一次偶然的機會,她迷戀上一個女性同性戀者繆紅秀,并因此引發一場殺夫血案……


  兩女約定“永相伴”


  1998年初,新疆石河子的女子王蘭英在張家港打工時,認識了江蘇省如東縣袁莊鎮的顧培華,顧培華看到王蘭英已經離婚,還帶著一個6歲的孩子,生活實在不容易,顧培華的同情心油然而生,經過一段交往后,顧培華覺得自己年紀不小了,找個媳婦不容易,就將王蘭英和孩子帶回了如東袁莊老家,兩人開始了夫婦生活。不久,王蘭英懷孕,顧培華高興極了,王蘭英不負眾望為顧家生了一個男孩,她的地位一下子在顧家也提升了不少。可到了而立之年的王蘭英,命運卻故意與她作對,繆紅秀的出現,改變了他倆的和睦生活。


  王蘭英和繆紅秀相識很偶然,2004年10月,繆紅秀來到王蘭英家附近賣水果,繆紅秀看到不遠處裊裊婷婷走過來的王蘭英,頭發烏黑,面色被風吹得略呈紅色,更顯得健康而淳樸,一雙大大的眼睛撲閃撲閃,掩飾不住天真與美麗。繆紅秀還不知她是哪里人,但在她心中留下了較深的印象,此人就是王蘭英。


  無所事事的王蘭英在買了幾次水果后與繆紅秀混熟,王蘭英覺得繆紅秀好似一個假小子,對人很熱情,很有男子漢氣魄,一來二往,兩人便成了朋友。有一天,王蘭英對繆紅秀講,丈夫外出打工,一人在家,有時挺害怕的。繆紅秀說:“這沒有關系,我也是一個人,很寂寞的,與丈夫離了婚。”為了給王蘭英壯膽,繆紅秀在王蘭英家住了一天。


  有了這個開始后,繆紅秀突發奇想,經常來看望王蘭英,在她看來,王蘭英既漂亮又溫柔,是位難得的好妻子。一次,繆紅秀突然稱王蘭英為妻子,王蘭英一時不知所措,她想:“你怎么這樣稱呼我呢?”這時繆紅秀對王蘭英抿嘴一笑,伸出手來將蘭英摟在懷里說:“你看我像個男人吧。”蘭英說:“真像。”


  不久,繆紅秀聽說,離家不遠的南通地區的通州發生一起倆男子同性戀賣淫活動,她非常感興趣,就四處打聽消息。原來,一位余大雄青年通過同性戀網站,與青年陳可可取得聯系,要求陳可可提供性服務。陳可可于是從上海的暫住地趕赴南通與余大雄會面,陳可可答應為余大雄牽線搭橋,尋找同性戀者。陳可可身手不凡,從上海物色到同鄉張威鵬這個同性戀男子。張威鵬來到通州后,與余大雄見面,談妥價格為600元。張、余二人在店家開了一間房間,完事后,陳可可覺得余大雄給的錢太少,決定用投放安眠藥的方法迷昏余大雄劫取錢財。


  第二天晚上,張威鵬再次相邀余大雄來到通州一家酒店,陳可可也趕到酒店,陳可可乘余大雄不備,將安眠藥放入飲料中,讓余大雄喝下,在余大雄昏睡后,陳、張兩人劫得手機兩部,現金700元,在連夜逃離時,因行動可疑,被警方抓獲。


  此事使繆紅秀想入非非,她開始有了女子同性戀的想法,住在王蘭英家就不走了。開始王蘭英也覺得不妥,但繆紅秀主動出擊問話,兩人的感情隨之升溫。繆紅秀知道王蘭英35歲,比她大5歲。


  繆紅秀相約蘭英一起去蘇州樂園等地玩耍,雙方兩情相悅,海誓山盟后,不久便確立了戀愛關系,繆紅秀提出,并經蘭英同意,雙方約定:“一生緣,永相伴,打工到天涯海角,四處漂泊不后悔。”


  慢慢地兩人竟然成了同性戀者,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自然是繆紅秀充當丈夫。不久,她們進入真正的兩性戀生活,時間一長,她倆同性戀的事在村里傳得沸沸揚揚。


  從畸戀到毀滅


  到了12月份,王蘭英的丈夫從上海打工回家,見家里來了位婦女繆紅秀,還以為是好事送上門的,沒想到這卻預示著他與王蘭英的夫妻生活即將結束。


  晚上,王蘭英不肯與他過夫妻生活,他不知道是何緣故,他向左鄰右舍打聽。正為道聽途說的消息心中打鼓,不久,顧培華竟親眼看到繆與妻子摟著睡在一起,當時就盛怒不已,動手砸家里的門窗,并揚言要放火燒房。


  2005年春節前,王英蘭和繆紅秀無法忍受顧培華的干擾,決定私奔,一起到新疆石河子市王蘭英的娘家。王蘭英對兄嫂謊稱,說她與顧培華夫妻性生活不和諧,顧培華經常打她,她無法忍受。兩人決定在王蘭英的娘家那里打工,準備長期生活下去。


  可好景不長,繆紅秀的家中打來電話,顧培華在繆紅秀的娘家鬧事,向繆家要人,出于無奈,王蘭英將孩子托付給兄嫂,兩人密謀著,誰打破她們的幸福就干掉誰,兩人隨即產生殺害顧培華的歹念,從石河子市返回如東老家。


  當年2月下旬,繆紅秀托人請張世平殺掉顧培華,并給張世平5000元,張世平口上答應,可等來等去,張世平就是不動手。對此,繆紅秀和王蘭英非常失望。


  無計可施,兩男同性戀投放安眠藥搶劫的方法,使二人忽然心頭一亮,決定效法殺害顧培華。不久,她們來到新新藥店買了1瓶安定片。3月4日下午,她們乘顧培華身體感冒不適,在家休息的機會,王蘭英將事先準備好的100片安定片碾碎,把其中的一部分倒入沖泡的咖啡中,讓顧培華喝下。繆紅秀知道后,又將剩下的安定片粉末全部倒入杯中,害怕藥量不足,繆紅秀又買來一瓶安定片,碾碎后將其中的部分安定片粉末裝入6粒退熱膠囊中,讓顧培華連水帶膠囊服下。顧培華昏睡后,繆紅秀在顧培華家廚房挖了一個土坑,將顧培華埋入其中。


  兩天后,兩人為了掩蓋事實真相,找來瓦工將埋著被害人顧培華的房間用混凝土澆地,用磚頭封門。一切完事后,王蘭英和繆紅秀在外邊放風,說顧培華去上海打工去了,一些不知情的村民還信以為真。


  2005年3月14日,顧培華的好友劉玉玉發現顧培華沒有去上海打工,突然失蹤定有蹊蹺,就撥打110報警,繆紅秀和王蘭英被警方抓獲。


  經法醫鑒定,顧培華被他人活埋導致機械性窒息死亡。2005年7月8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被告人繆紅秀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被告人王蘭英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當前,同性戀犯罪成為日益嚴峻的社會問題,是國家、社會和法律無法回避的現實。


  筆者經過走訪了解,在此案中,正是由于丈夫對妻子同性戀行為的阻止,才引發了同性戀者的過激報復行為。而繆紅秀對王蘭英是有感情的,甚至在殺害了王的丈夫顧培華后,還托人為自己說媒,繆紅秀和王蘭英渴望建立正當的婚姻關系,希望得到社會的認可。然而她們卻最終走上了犯罪道路。


  有人認為,兩人應該通過法律手段解決王蘭英和顧培華的婚姻關系,而就目前我國的文化背景和法律現狀,這對同性戀者的婚姻訴求是否真的“有章可循”呢?


  同性婚姻立法透視


  從一起同性戀引發的血案說起


  文/宋永華


  繆紅秀和王蘭英兩位女同性戀為追求戀愛的“自由”引發血案被判刑,事件至此看似畫上了句號。然而,對同性戀乃至同性婚姻的廣泛探討卻方興未艾。


  從戀愛到婚姻,


  同性戀者能否邁出這一步


  同性戀這一社會現象由來已久。在古希臘和古羅馬,同性戀多出現于當時的社會名人中,愛慕同性甚至可能被視為具有強烈男子氣概的表現。而在中國,早在商代就有“比頑童”的說法,再如龍陽君為魏王“拂枕席”,彌子瑕與衛靈公“分桃而食”,漢哀帝不忍驚醒共寢的董賢而“斷袖”等。在西方,社會對于同性戀的態度,從最初的寬容和默認(古希臘、古羅馬早起社會)演變為有罪化(公元4世紀到20世紀)、病理化(19世紀中期到20世紀中后期),20世紀中后期,則逐漸容許和認同,出現了“非罪非病”的社會態度。中國的社會環境、文化傳統在對待同性戀的態度上,一直沒有惡意,沒有殘酷迫害同性戀的記錄,有的只是忽視;若要說有反對意見,反對的也只是“性”,因為中國的傳統要求人們禁欲,嚴禁性亂,一切合法婚姻之外的性行為都在被禁止之中,并不是只針對同性戀的性行為。


  目前,全球范圍內對同性戀的態度已大為改觀,人們的態度已不再是歧視、主張懲罰,而是相對理解和寬容,不似以往視為異類而排斥。然而,當同性戀者想要長久生活在一起,并維護他(她)們的相關利益時,則首先需要得到法律的認可,建立婚姻關系被認為是“可行”的途徑。于是,便出現了同性婚姻的問題。


  從戀愛到婚姻,是每一對新人都要跨越的一步,對同性戀者而言,在大多數國家這一步卻無從邁出。


  各國立法說紛紜


  長期以來,各國婚姻立法中的婚姻主體概念指的就是異性雙方,這是一個基本常識,甚至于成為一個自然法概念。畢竟,人類社會生息繁衍是通過異性生育實現的,婚姻一直以來通過協調人身、財產等各種法律關系,承擔著保障穩定的異性間生育的重要功能。


  近二十年來,一些國家在同性婚姻立法方面已經進行了嘗試。1988年12月,丹麥社會民主黨和社會人民黨共同發起了一項關于建立同性伴侶注冊的議案,同年6月,議會以71比47票通過該法案,1989年10月1日起生效,使丹麥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關系的國家;2001年10月,芬蘭國會通過法案,允許同性戀者以伴侶身份登記;德國、法國、瑞士、英國等國和美國的佛蒙特州與康涅狄格州亦通過立法,承認同性的民事伴侶關系。


  2001年4月1日生效的《荷蘭民法典》第三十條第1款規定:“婚姻是異性或同性的兩人之間締結的契約關系”,這表明同性婚姻已獲得法律認同;2003年1月30日,比利時亦通過立法,承認同性婚姻,但不允許同性伴侶收養子女;2005年6月30日,西班牙國會以187票比147票,通過了允許同性戀者結婚的民法修正案,該法案允許同性戀夫婦領養孩子和相互繼承對方遺產;2005年7月19日,加拿大上議院最終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次日,該法獲得了英國皇室認可,加拿大成為第四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另外,美國的馬薩諸塞州亦立法承認同性婚姻。


  無論是承認同性的民事伴侶關系,還是承認同性婚姻,其區別僅屬于立法技術和用詞上的差異,歸根結底,都是從法律上對同性戀者的相關民事權利給予了認可。但是,從數量上來看,全世界有將近200個國家和地區,對同性婚姻已經立法或有立法傾向的只占極小的比例,這些國家或地區的文化傳統、民事習慣等,具有一定的類同性。即使在這些國家和地區,反對的聲音依然響亮。


  我國立法之展望


  在我國,是否也能通過立法賦予同性戀者結婚的權力呢?我國的一些社會學者早在2001年婚姻法修改時,就提出應當將“婚姻主體”不再限于異性之間,同性間亦可成立婚姻關系,但最終并未被采納。


  就本文前述的案例,有人認為,若允許同性之間結婚,則這一慘劇原可避免,因此呼吁我國盡早建立同性婚姻關系登記制度;同時,還呼吁對同性戀者提供必要的心理支持,特別是對女同性戀者,因為女性本身就相對處于弱勢,女性同性戀受歧視的程度也超過男性。持上述主張的人認為,我國關于同性戀、同性婚姻家庭、同性性侵犯行為的法律規范尚處于空白,如果不立法承認同性婚姻關系,則調整其中的刑事或民事行為只能是空談,面對同性戀者已涉及千百萬人的復雜社會問題,需要以嚴肅、科學的態度理性對待,合理疏導,避免導致過激行為。


  對于上述觀點,筆者支持對同性戀者提供必要的心理支持,但不贊同盡早建立同性婚姻關系登記制度。筆者認為,同性婚姻立法對我國而言,比較超前,從立法環境等方面看,還不成熟,專門的同性婚姻立法未必是維護同性戀者權利的最佳和唯一途徑,在現有法律制度下,可以實現同性戀者的權利保護。


  目前,我國公眾對同性戀現象已有一定的認識和了解,但還談不上廣泛接受,公眾對同性婚姻的必要性仍持懷疑態度。從這點看,仍不具備立法基礎。與其制定一部有較大爭議的“同性婚姻法”,倒不如在現有法律框架內,為同性戀者爭取更多的寬容和理解,切實為維護同性戀者的權利做一些實在的事情。對于共同財產和遺產的處理,我國現行法律規定了財產共有制度和遺贈制度,完全可以確保同性戀者的財產權利。就“王蘭英案”而言,當事人完全可以通過離婚等民事方式,解除現有婚姻,進而追求自己的“幸福”。


  若連現有法律都未認真適用,制定新的立法又有何益?


  作者:仲維建(作者為復旦大學法學院教師)

2019079大乐透号码预测